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伊呀兜兜cf租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7|回复: 0

春天的一个早晨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6

帖子

2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1
发表于 2017-7-19 08: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的一个早晨   
      
   
    春天的一个早晨   文 / 小导
      
     
      
      
      
      
    早晨起床的时候吴晨脚心痒得他诧异。按照故乡的习俗,这是有人来访的征兆,并被人们屡试不爽。吴晨拉开窗帘,看见春天的朝阳挥洒它的恩情给所有平凡善良的人们,他心绪高涨,挠挠还在发痒的脚心对自己说,喜神马上降临,生活从此美好,在这个美丽春天的早晨。
    这时有人敲门,吴晨端杯茶水去迎接喜神。喜神迫不及待,破门而入。
    “你是吴晨!”
    “我是吴晨”
    喜神抓起吴晨的手往外走。
    “干什么呢?”
    “你走吧,有人要见你”
    “谁?”
    “你不认识”
    喜神虎背熊腰力大无比,拉着瘦弱的吴晨就像抓着一根木棍。
    “这是干什么呢”
    “有人要见你”
    “为什么要见我”
    “我不知道”
    “你母亲是谁?”
    “你不知道,你走不走?”
    喜神把吴晨挟住走了出去,吴晨顺手关门的时候手中的茶水溅了自己一脸,这让他清楚地明白自己被别人挟制着。他开始抗击,先是使劲地挣扎,喜神胳膊使劲夹了一下,吴晨再次使劲挣扎,成果是喜神的胳膊又夹紧了许多。最后他伸手去抓喜神的头,不想被喜神的虎口咬住了。
    “你的手怎么这么臭”
    “刚挠脚”
    “妈的怎么不早说”
    “话都你说了”
    “妈的”
    喜神将吴晨掷在地下,吴晨痛得嗷嗷直叫,并大骂妈的哪什么喜神,喜神哪有这样送喜的。骂声停止的原因的喜神越来越狰狞的面目以及他手中的白胶布。这块白胶布把吴晨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而且吴晨须被迫听喜神的絮叨。
    “你是不是住京华街2号”
    吴晨无法说话只好点头。
    “你走快些行不”
    吴晨随即跟上了喜神的步伐。
    "你他妈的真是走运”
    吴晨听到走运一词于是大喜,眼睛瞪圆。喜神有两目一口两耳一鼻两臂两股与常人无异。但吴晨没有继续观察下去,因为一阵凉风吹了过来,他才发现自己没穿外套。他现在只想有件衣服穿或者喜神再次夹起他。吴晨发如何治好白癜风出呜呜的声音,喜神不矛理睬。吴晨想喜神真是绝情,嘴堵住也就罢了居然连手也捆住,自己则像只笼子里的蚂蚱,受因于他人。并非无力逃脱,而是逃跑不是办法。他只想让喜神快些走。
    喜欢似乎故意与他作对。
    “妈的,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喜神将吴晨嘴上的胶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撕了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呢”吴晨疼得直叫。
    “妈的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老子怎么这么痒”
    “哪”
    “脚心”
    “白癜风哪个医院看好征兆”
    “什么”
    “有人会来找你”
    “妈的风马牛不相及”,“哎,干嘛呢,谁在拉老子,吴晨,你快快”
    喜神像吴晨一样被人莫名其妙地抓走并塞入一节车厢内。
    吴晨看见了三个陌生男人,他们分别按着头胳膊和腿。喜神的嘴还能动,他北京中科医院曝光说,妈的吴晨你嘴里有毒啊。这时一个按喜神腿的男人问吴晨,你俩都叫吴晨。吴晨被问得一头雾水,他说只知道自己叫吴晨。喜神踢了他一脚说,老子也叫吴晨,妈的让你捡便宜了。吴晨又被骂得一头雾水。他说,便宜我了,哪便宜了,老子一大早就被你抓走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要干嘛,你还牛逼,像老子歉你什么似的。
    “好了好了,你俩都走运了”另一个男人说。
    吴晨和喜神大喜,眼睛瞪圆,等待下文。
    “吴晨这名字真他妈俗,取这名人真多”喜神不见下文于是自言自语,“《京华报》中一篇文章获得年度大奖,奖金三万,可是他妈的那小子居然没写联系方式,现在只好让天下叫吴晨的人共享了。妈的老子已经是第三千个了。”喜神指着吴晨说“还有你个狗东西”
    吴晨无端变成了狗东西,又气又喜,喜悦和气愤还都没有表达就听见另外一个男人说“你俩都走运了,和泰贸易公司收到一封建议信,对公司帮助很大,同样那小子没留联系方式,现在也只好像报社那样处理此事。我们已经排到第九千四百二十四个了,你俩又进来了”
    吴晨此时兴奋得莫可名状,只是一个劲地说,一年之际在于春,一天之际在于晨,今天早晨老子便感到喜神将会降临,生活将会美好。在这个美丽春天的早晨。
    5个吴晨在车厢里睡熟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车厢仿佛是个地狱,地狱仿佛是流动的水,飘忽不定,却挥之不去.然而这五个人不知道流动的是地狱都以为是盛宴,从头到尾都是美酒佳肴。
    车子一个急转弯摇醒了熟睡的五个吴晨,他们可以清楚地感到光线骤暗。车子里发出蹭蹭的声音。一个吴晨问,什么声音。一个吴晨回答说,我的手臂触到了箱子。又一个吴晨问,你触箱子干什么。先前那个吴晨回答说,我在挠痒.两个吴晨一起问,哪痒。先前那个吴晨说,脚心。征兆,两个吴晨一起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伊呀兜兜cf租号论坛 ( 鄂ICP备15022885号-1

GMT+8, 2017-11-21 14:28 ,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