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伊呀兜兜cf租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5|回复: 0

高塔暝色

[复制链接]

46

主题

46

帖子

36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1
发表于 2017-7-19 05: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塔暝色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赏月,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高塔。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月月在屋里拍着幻幻,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披了大衫,出了门。(改编自朱自清〈荷塘月色〉)
    一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离别,愁思,远行,忧郁……
    不远处小提琴的声音如泣如诉,缠绵婉转,正可将李白的这首〈菩萨蛮〉诠释得淋漓尽致。
    时光易逝人难见,又是黄昏断肠时。
    当最后一个乐章在琴弦上轻轻滑出时,四周一片静寂,连我自己也沉沦于莫名的忧郁之中。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忘了我在看什么,只是随着琴声飞翔,飘摇……
    音乐有如此魔力,竟令我觉察不到她的脚步声。
    “我,可以坐吗?”
    我这才苏醒过来,我回头看这位才女----瘦削的体格,忧伤的脸庞,一对神秘的眼睛带给我不可捉摸的感觉。
    我伸出手:“当然可以,请坐。”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依旧未完全从乐章的沉浸中醒来,“你用什么力量制造出如此动人的乐章,使人隐隐作痛却又觉得无限的美丽,如同天使的召唤,魔鬼的诱惑?”
    她只传给我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说:“是那里……”
    那里?我急切地伸头探寻她指向的景点。
    二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泻在高塔前的一片荆棘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班驳的黑影,坚硬的荆棘的稀疏的倩影,却又象是画在树叶上。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PIANO奏着的名曲。(改编自朱自清《荷塘月色》)
    她很有礼貌地坐在一旁欣赏着美景,与我这个样子-----手舞足蹈,感叹万分大相径庭。
    一会儿,我首先复苏过来,问道:“请你再演奏一遍,好吗?”
    “不,”少女出乎意料地拒绝。
    “为…为什么?”我疑惑地问。
    “我预测到一件关于你的事。”她语气沉重地说,“感觉非常强烈。”
    我笑了:“呵呵,你还有这本事?”
    “恩,我能预知10分钟以后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哪的事情。”少女顿了顿,“也就是说,现在是10点,在10点10分,在你身上会有一件事发生,不过具体什么事,我还不能确定。”
    我见她那么地一本正经,刚才的兴致也荡然无存,再也不敢笑。我问道:“但这与弹小提琴有何关系呢?”
    “因为……”她神情愈加紧张,“这件事,可能也与我有关……”
    她紧锁双眉,目光严厉地注视着我,大气也不敢出。
    “好了,好了!”我被她盯得不自在,摆着手说,“我们先不谈这个,现在还是……”
    “先生!”少女脸色又一变,”我探索到了新的信息,这件事与……这小提琴也有关!“
    我毫不在乎:“那又如何呢?即使有什么事,至少也在10分钟以后再发生,那么,在这之前,我可以借用一下您的小提琴吗?”
    她勉强答应了我。
    三
    我边拉《月光曲》,边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起学小提琴的?”
    “是从……哎呀!”她突然大叫起来,“天!先生,你将卷入一起杀人案!”
    “什么?!”我吓得差点摔下塔去,“这,这怎么可能?你是那么的纯真,为什么要说这么吓人的话?”
    少女微皱眉头,似乎还在搜索那若有若无的虚幻。
    西安治疗白癜风医院我无奈地放下琴,回过头看塔下的美景。
    高塔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荆棘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象是特别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象一团烟雾;但荆棘的英姿,便在烟雾里也辩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是一带远山,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这些灯光,恰如乐谱中的符点,汇合成一篇高雅,华贵的交响乐。(改编自朱自清《荷塘月色》)
  甘肃白癜风医院  “先生,我又领悟到新的讯息!”她又一次打断了我。“有一个人发疯似的,后来,后来他了!”
    “你是说,我?哈,哈哈哈,荒谬,笑话!”我依然不屑一顾,“你一定是搞错了!”
    “不,我不会错的,待会,就能证明我是对的!而且我……”
    少女猛然后退几步:“越来越强烈了!有人就快要死了!”
    她急切地索要小提琴:“先生,我不想在这久留,我失陪了……”
    “你!你,事情还没弄清楚,你别想走!”我生气了,从一开始就对这无稽之谈反感,我忍无可忍了,“你为什么要咒我死!”
    “先生,快还我小提琴,我真的不想再呆下去了!”少女上前来取琴,被我粗野地推开,摔倒在地上。
    我已经出离愤怒了:“你要我死?我偏不死!你不是说与这破琴有关吗?好!小提琴,小提琴,去他妈的小提琴!”我用尽全力把琴砸碎,然后竭力往塔外扔去。
    没想到,用力过猛,冲力过大,我顺势载了下去……
      
    四
      
    -------醒过来时,已是临近凌晨,塔外已稍有明亮,不远处的琴声早已消逝。我轻轻下了塔。
    仿佛什么声息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THE END 作于1999/1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伊呀兜兜cf租号论坛 ( 鄂ICP备15022885号-1

GMT+8, 2017-11-21 14:16 , Processed in 0.09374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