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伊呀兜兜cf租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4|回复: 0

羊的泪

[复制链接]

82

主题

0

好友

47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7-18 00:06:39 |显示全部楼层


   
   
    羊的泪
      
   
      
    细雨霏霏的傍晚,城市依旧人潮比肩,车水马龙。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小绵羊被载进城里,孤独的缩卷在马路边的老树下,羊的主人酒气熏天的牵着羊绳不时张望着过往的车辆。“你看,多可爱的小羊!”一位年轻的妈妈领着学前的儿子小胖走到小绵羊前,小胖蹲下身瞪大眼睛惊喜地望着小绵羊说:“你饿吗?……你从哪里来?”他试探着伸出胖乎乎的手,一边小心翼翼的抚摸小羊的头,一边崛起嘴巴,哞—哞的逗它。小绵羊紧缩的头开始缓缓伸动,睁开疲倦的眼,无精打采的抖一下。此时,羊颈上又黑又粗的牦牛绳子落到小胖手中,他双手抓住绳子冲妈妈喊叫“妈妈,你给他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公立医院解开呀,我要带它回家。”“这羊卖多少钱?”一位八字胡秃顶的中年男人过来问主人,主人不屑一顾的回过头应声说:“不卖”。“不就是个羊羔肉吗,有啥牛的,哼!”。八字胡愤愤地走开。小胖正哭闹着要把小羊抱回家时,羊的主人推开男孩,将绳子用力一甩,小绵羊重重的仍进车里。
    华灯闪烁的时候,小绵羊被关进一间狭小潮湿的平房。对面明亮的窗户传出主人喝五吆六的吼叫和杯碟碰撞的嘈杂声,小绵羊饥饿难耐的依偎到墙角,它想念妈妈,想念妈妈那甘甜的乳汁和草原上香喷喷的嫩草,它真是想叫一声妈妈,尽管妈妈总是那样喋喋不休的唠叨。几次,它鼓足气都差点叫出声来,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敢叫。就在昨天,蓝天白云下的峡谷里,一条狭长墨绿的草原上,小绵羊跳跃着找到妈妈,然后娇嘀的贴着妈妈的脸,妈妈嚼着草又开始絮叨说:“我们的草地越来越少了,连羔子都快养不活了,要是你哥哥还活着可比你大多了……。”“为什么呀?”妈妈有些哀伤的连连叹着气,低下头压低嗓子说:“以后你见了陌生人可要当心,没事别喊叫。” 小绵羊凝视着妈妈,幸福的钻进妈妈怀里。午后,和煦的阳光轻抚着沉睡的羊群。忽然,一股刺鼻的酒气飘过,接着,两只钳子般的大手掐住小绵羊,它拼命挣扎,就在即将离开妈妈、离开羊群的刹那间,小绵羊发出声嘶力竭的呼救,羊妈妈惊愕的扑过去,温情不舍的舔它。这时,峡谷里,如星点游动的羊群全都伫足仰头长鸣,那声音浑厚、微微震颤着,越过草原,回荡在雪域之颠,仿佛为它壮行。羊妈妈与蹒跚的羊群排成长龙,缓缓的跟近它,为它祈祷。于是,不耐烦的主人用绳子赶紧勒住小绵羊仍进车,一路的颠簸和折磨终于让它不堪忍受。
    夜色渐渐消退,东边一抹亮光升起来。隔壁已有学生到院子里咿呀背诵,晨练的人们伸胳膊踢腿躁动起来,小绵羊竖起耳朵细听。忽然,对面房子发出女人的惨叫,接着,门“砰”的像倒了似的撞开,女人裸着白皙肥厚的身子,双手蒙面趔趄着跑出来,血从头顶顺着指逢往外渗,滴答滴答落到地上。羊主人光着干瘦的膀子,手里攥着一把钞票,万分怒火的不停追打,“你个婊子,竟把老子的钱都给了,叫你!”羊主人抬腿将女人揣倒,手里的票子散落到女人身上,钞票上还沾满了殷红……。
    羊主人肝火来得快,消得更快。打完女人,咕噜咕噜仰头灌进大半瓶酒,轻飘飘地牵着小绵羊径直向立交桥下的红房子走去。路过广场草坪时,羊主人脚黑龙江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下发飘,就席地而坐抽起烟。小绵羊恋恋的凝视着嫩绿的草坪,辰光粼粼的绿地中,白鸽悠闲自在的散步,几个顽皮孩子看见小绵羊,争先围拢过来。孩子们动手动脚,小绵羊只是怯怯的站着任凭他们摆弄。远处,小胖下了公交车抬眼就看见他彻夜思念的小绵羊,他奋力挣脱开妈妈,一路急驰飞奔。小胖上气不接下气扑下身子抱住小绵羊:“不要欺负它!”说着给羊嘴里塞饼干。孩子们哪管他的话,照样嬉笑着推来桑去……。羊主人抽足了烟,伸个懒腰,打着酒嗝起身哄赶孩子们:“去去去,都滚开”。孩子们闻到他满身酒气,捂住鼻子跳跃着散去了。小胖紧紧抱住小绵羊死活不撒手,羊主人纠住小胖的脖领企图把他赶走,没想到小胖哭嚎起来。小胖的妈妈有些气愤的推开羊主人手厉声问:“这羊卖给我”!“就是不卖”!羊主人露出凶脸跺脚猛的拽动绳子,小绵羊从小胖怀里挣开,蓦时,号啕声和叫骂声交织在广场。
    走进红房子,刺眼的阳光直射到满地血迹的羊尸上,被拔了皮的肥羊一排排白净的挂起来,有几只小绵羊摆着优美的姿势静静的伫立在透明的展柜里。小绵羊怔楞了,它看见八字胡已经站在门外,他的眼里发出恐怖绿光,嘴不停的嚼动着,周围还有手持寒光袭人的刀的屠夫。小绵羊绝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不错望的不知所措,当主人解开那根系了两天的牦牛绳子时,小绵羊从门逢中又见到小胖子捧着鲜草正四处寻找它。羊主人迈着酒步,黑黢黢的手沾上腥臭难闻的唾水数钞票,一丝得意从鱼缝眼里掠过。
    小绵羊平静的躺在宽敞洁净的平台上,它最后的余光看到了广场深处闪亮的草地,看到了草原上绽放的格桑花儿,也听到了妈妈面对雪峰的祈祷。此时,它终于哞—哞的叫起来,一行泪水从失去光的眼里涌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伊呀兜兜cf租号论坛 ( 鄂ICP备15022885号-1

GMT+8, 2018-1-17 05:26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