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伊呀兜兜cf租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7|回复: 0

梦幻人生

[复制链接]

46

主题

0

好友

36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7-17 21:40:46 |显示全部楼层


   
   
    梦幻人生
      
   
    世界上有神吗?我不知道。可是,我一直在向神祈求,希望一切的灾难痛苦都离我远去;希望真神给我勇气了结一切痛苦和苦恶。然而,神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时间,并没有因为我的后悔而倒流;人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忏悔而忘记;历史的痕迹,并没有因为我的无奈而停留。因为,我,仅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但是,终于有一天,我的神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给了我爬上那我向往已久的楼台的勇气,在我茫然不决的当口推了我一把。
    此刻,我飘舞于天地之间。风轻轻地亲吻我被泪水濡湿的面颊,飞扬的长发抚慰我寂寞的灵魂,可是我的飘舞并没有结束。直到一片新绿在我眼前无限制的放大,瞬间的疼痛带走了我所有的感知。然而,风并没有停止吹拂,发依然在风的带动下踟躇着变了型的舞姿。而那片碧玉似的绿色却因为我的疏忽染上了浓浓的带血的悲哀。
      
    “你是怎么回事?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将来还会有什么出息?你看看人家嘉莹,功课好,人缘好,又能干,人也长得漂亮。而你呢?你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你为什么就不能学学嘉莹。你如果有嘉莹百分之一的好,那妈妈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我木然地听着妈妈重复了几百次的唠叨,心口已奇迹得不再感受到痛苦与难堪。听了近二十年的训诫,我的耳朵早已麻木,却一次又一次的反问自己:为什么已无用的东西没有退化消失不见?是达尔文的推理出了错,还是我错误的认识了这位世界大师的言论。不管如何,那每每令我感受到伤痛的耳朵,此时已经不再影响我。也许,是心已经退化的不能感知了;或者,是心的创口已经深入底层。我听人家说,人的感知神经分布在皮表,肉里是没有的。我情不自禁地摸摸胸口,而那跳动的生命力却仿佛离我好远好远。
    嘉莹是我的好朋友,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姐妹还亲。可是上天是喜于捉弄人的。明明读同样的书,上同一个老师的课,嘉莹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我却只能勉强排上班里的前二十名。同样去学绘画,我的画十年如一日,只能算比一般人好一点,而嘉莹却得了个全国二等奖。同样是考大学,我好努力好努力才只能勉强上了个专科,而嘉莹却好轻松好轻松地上了名牌大学。上天如此的戏弄人,让天资差异如此巨大的两个人走在了一起。家长之间的比较似乎永无止境,优胜劣汰的规律虽然不能实现,但是爸爸妈妈每每向我发射的责怪目光却一寸一寸地凌迟了我的心。我知道他们是爱我的,那些无谓的责备只是望女不成凤的遗憾。可是,那无言的枷锁却一再禁锢了我,慢慢的束紧,使我艰于呼吸。
      
    “嘉莹,你来啦!快来坐,快来坐!”那是我们初中时的班长,她旁若无人地越过我,亲热的拉着嘉莹的手入座,“疑,嘉莹,这是治疗白癜风医院你朋友吗?来,来,来,也请进,请进!”她似乎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令人尴尬的发现方式却让我陷入了难以言语的难堪中。
    “嗯   “小风?”班长困惑的皱起眉头,“啊!你的跟屁虫阙小风,是不是?”
    嘉莹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班长似乎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向我直笑。我艰难地拉开嘴角,心理却在淌血。
    一直知道自己只是嘉莹这颗太阳身边的一颗不起眼的行星。不仅本身不发光,更要无奈的绕着太阳转动,偶尔凭借太阳的一点光让人家发现自己的位置。没想到这点偷偷借来的光却成了人家调笑的种子。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一次,那么,我希望下次能够远离太阳的耀眼和刺目。
      
    我沮丧地走回家中,今天的面试仍然以失败告终。
    “不好意思,我们招的是公关部人员,我想不太适合你!”我知道我丑,如果是嘉莹的话就一定没有问题,她长得那么漂亮。
    “对不起,我们需要的工作人员要求非常高的专业素养,我想凭你的学历恐怕不能胜任。”专科毕业确实没有名牌大学的好,如果我是嘉莹的话,他们一定会录取我的,嘉莹向来很聪明,现在都拿到硕士学位了呢!
    “您的表现我们都看过了,请你回家等消息吧!有了结果我们会通知你的。”这么说就是委婉的拒绝了,不是吗?如果是嘉莹一定行,她人缘那么好,很能说会道的。
    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男朋友的声音。
    “今天面试的怎么样了?”
    “恐怕不行。”
    “我就知道!”
    “你说什么?连你也认为我不行?”
    “当然了,以你的学历去面试企业主管确实难了点,那么多本科大学生都站在那里了,你怎么跟人北京白癜风哪里好家拼?”男朋友一针见血的指出事实。然而   “我的学历,我的学历怎么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比不上嘉莹?我知道了,你也喜欢她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都只喜欢她,在你们的眼里只有她!那我消失好了!”我吼完便摔上电话,顺手拔了电话线,往床上一倒,拿被子蒙住头啜泣了起来。
    死吧!死了,嘉莹就再也不能和你站在同一个天平上了。你的痛苦就会结束。而那些嫌弃你的人就会发现你的重要了,他们就会后悔从前错待了你!
    我的神如此告诉我,思绪被带入一片虚无之中,朦朦胧胧的,仿佛上了天台,脚下的世界好美好美,几乎令我恋栈不忍离去。而前方牵引的手却在我心生悔意的刹那加速了一切的进程。刹那间的疼痛,死亡的脚步迎面而来。飘过我眼前的是过去二十多年的点点滴滴。两双慈祥的手迎接我来倒人世,将我细细呵护。一双白嫩的小手与我签订了友情的契约,拉着我风雨前行,一走就是二十年。一双充满力量的手,陪伴我走过四年的青涩岁月,承诺我要伴我一生一世。
    也许,上天并没有亏待我,他给了我好多好多     
    我一头冷汗的自梦中惊醒,亲爱的他正疼爱的望着我,怜惜着我北京中科中医院好不好多年的压力。我轻轻揽上他的肩头,突然想看看,尘封的相册中的小女孩是否笑得灿烂如花。
    也许,我明天该去人才市场看看,找一份小会计的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伊呀兜兜cf租号论坛 ( 鄂ICP备15022885号-1

GMT+8, 2018-6-25 02:25 , Processed in 0.10937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