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缝太宽i 发表于 2017-7-18 22:55:20

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一场雨把城市洗得干干净净。阳光从高空散播下来,水珠子便借着它的力量开始升腾。天空有云出现,像老天爷吐的几口唾沫,颇具造型的粘贴在蓝蓝的底色上。街道因雨水的清洗而略显开阔。各种车子便在上面放纵的奔跑。飞速旋转的车轮像把转刀,产生的锋利将路面上潴积的雨水一分为二。被斩断的潴水溅起,由于重力的约束而晾出鹰爪的弧度,偶尔扑散在过往行人的衣襟上,惹来骂声一片。报复的最好方法是:自己买辆车开开。
    我骑着一辆新摩托车准备去一所小学接我女朋友。我女朋友是那所小学的教师。顺便说一句,这辆摩托车不是我自己买的,而是我老板看到我工作出色而送我的。我骑着它,心里的那股自豪劲儿自不必说。于是,我还吹起了口哨。
    已是各行各业下班的时候,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整个城市又陷入了嘈杂和拥挤的高峰。一群中学生骑着山地车紧紧的跟在我后面,那股冲劲像是要跟我赛车。我缓缓的加大了油门,他们和我的距离便像被慢慢拉伸的橡皮筋有了变化。两旁的行人只在我眼前做瞬间的停留。因此,不论他们之间的距离是近是远都被剪辑成了模糊的一片。
    我得意的吹着口哨。我得意的骑着摩托车。我完全陶醉于我拥有的一切。我在拐弯的时候,一位老太太突然出现在我前边。她左右摇摆不知到底要到哪边去。我鸣了喇叭,意思是想叫她别动,可她好象没有听到。我准备刹车,又怕惯性的作用照样会将她撞倒。我当时的车速较快,不好控制。我只好选择了一边从她身边绕过去。可老太太终究太笨拙,太摇摇晃晃了。我终于将她擦倒在地。幸好只是擦倒。但这对于一位老太太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损伤。她的腿部开始流血。蜷曲的身体倒在地上没了任何动静。
    我的视线在她身上没做多大的停留。幸好过往的人群对这一幕没有多大的兴趣。要不然我是跑不掉的。但后面的那群学生又已跟了上来。我将油门一轰到底,一股强烈的人造风声便在耳边“呼呼”的回响。我以闪电的速度逃进了茫茫人海。当我再次回过头来时,一切都换成了新的画面。而且来往的人群也并没有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没人注意我。
    我还是原来的我。
    我像从一个世界突然跳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感觉很安全。我拍拍胸脯:“好险啊。”
    至于那几个学生,他们的特殊身份注定了他们要继续我残留下来的画面。他们骂了我。而且很难听。可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们的山地车跑不过我的摩托车。他们从车上下来,有的甚至连车都来不及支起就奔向躺在地上的老太太。他们将老太太扶起,把她抱到通风的路边。老太太眼睛离,心却还在跳动。有人给她掐人中。有人蹲下用卫生纸给她包扎伤口。有一个中年妇人在他们对面边嗑瓜子边看着。
    一男一女面带欣喜的愤怒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他白癜风可以治的好吗们很快就把这几个学生拈住了。这有点像布置好了的陷阱。男的指着倒在地上的山地车说:“是你们撞的!”女的揪住其中两个学生背在背上的书包,大声嚷嚷:“快拿钱来送她上医院!”几个学生被这一幕惊得不知所措,想申辩都来不及。这一男一女类似于巧取豪夺似的诬陷,令他们对老太太的同情缩半。过往的人群充满陌生和好奇,他们像忠实的观众,不做任何言语上的补充,只静静的观看。
    老太太没死,只在腿部缝了几针。医生说只要休息两天就可出院了。可那一男一女硬是说:“不行,要再观察几天。”那几个学生不但给她凑钱出医费,还每天轮班照顾她。我知道他们心里一定不再骂我了。
    我在报纸上看到这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刘云涛一切时,不禁嘿嘿笑了。我把这些都告诉了我的女朋友。她听了后,用教师的品格点了点我的鼻子,说: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下次可要小心点。”
    我又进入了新一天的工作。我得努力的工作,因为我还想老板奖我一台桑塔那。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