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听我讲 发表于 2017-7-17 20:05:56

留给青春的那些东西



   
   
    留给青春的那些东西
      
   
    云一个人呆在半黑暗的屋子里,睡衣的裤脚拖拉在地板上,蓬松的头发像一窝稻草旋在后脑勺上,她在屋子里赖了一上午,只是从一头走到另一头。收音机里嘈闹的音乐,主持人的调侃,广告的喧兵夺主,竟让云时不时的开始调频,到最后还是关了它,一把劲的把它扔到乱糟糟的床上,砸疼了床角处的小熊,她却掉起了眼泪。
    云自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有时候还故意的装傻。泛泛的微笑烙下一个酒涡的痕,在那白皙的脸上。在那朱红的唇齿里还潜在着两个可爱的小虎牙,笑起来的时候让人不自禁的想起春天的微笑,野外的微风。
    “云,你想不想你爸爸”?
    “想,你想你妈妈吗?”
    “不想,她很早就抛下我嫁给一个有钱的人了,我恨她。”
    “要不,你管我妈当你妈吧,我管你爸爸当我爸爸,那样我们都有个完美的家庭了。”
    云的爸爸走了,走的很离奇,没有任何的预兆。她在医院看着她爸爸离去,哭的时候没有声音,死抱着她的妈妈。那一天天空是阴暗的,老树落了一地的叶子,西北风强劲的吹着路面,刮起来的风侵吞着地面的尘土。我和云十三岁,我比她大一分钟。我不是她姐姐,她亦不是我妹妹。
    云走到窗户边顺手要拉起窗帘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她的腿相似受了伤似的缓缓的走向木质黄漆的老桌前。声音像似沉浸在睡眠里一样的低弱“喂,你好,请问哪位”。
    云的脸上开始有了舒缓的神色,她放下手机走到洗手间。洗手间里发出水哗啦啦的声响。她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竟拿起眉剪修起那粗浓的眉来,瘦小的脸上涂了淡色的细粉,嘴唇上浅粉的唇彩在侧角度的视线里竟一闪闪的发亮。马尾辫不高不低的缀在后面,时而打扫着衣领后备的区域,竟也可以听见“飕飕”的声音。这屋子真是静的可怕,云不意识的像说给另外一个似的说给了自己。
    电话是云要应聘的公司打开的,说不上是个什么公司,也不知道具体的工作是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兼职而已。她却雀噪的按耐不住。
    “请你携带自身简历和学位证明,明天一点半来公司面试,请着正装”。
    云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来不及再看自己一眼的就走向了橱柜,把所有的衣服都挪了出来,一凌乱的床上也找不出一套不是休闲的服饰。“什么是正装?西服吗?高跟鞋吗?”这样想的时候,云一屁股蹲到地上了竟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落起了眼泪。
    自从云的父亲去世之后,云再也没有穿过和皮鞋有关的鞋子。在她的记忆里皮鞋是和父爱有关的,所有的她的鞋子都是在得到某些奖励后,或者是逢年过节父亲专买给自己的。所以即使云读了大学,她也从来没有一双皮鞋,更别提什么高跟鞋了。
    “喂,请问是牛经理吗,我是周小云,实在不好意思,明天的面试我取消了,谢谢你的信任。”
    “请问有原因吗?”
    牛经理答应了,答应云不用着正装就可以去公司面试的。可是云却在心里决定不去西直门溜达着去闯什么世界了。属于她的世界里,只有那一个个和青春有关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云琐在衣橱里了。
    云从屋子里跳出来的时候,后窗风狠狠的拍了耳屋的门,云被这冬季的风吓的哆嗦了一下,扭头开门的时候才知道风拍死了门,锁住了。
    下楼找宿管的时候还费了不少的口舌,结果只是要了一把钥匙自己悄悄的打开了门,竟一溜烟的钻到洗手间,门被死死的堵住。
    从洗手间里渗出来的烟味,分子不断的扩散。整个屋子都笼罩着一层被云雾包围的丝绸状,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以及马桶忽忽的抽水声,云咳嗽的声音撞击着四壁。
    告别了,我的青春,告别了,我的爱,告别了我的伤,告别了我的痛。北京中科医院曝光
    云是个有很多故事的女孩子。她安静的时候喜欢看书,喜欢发呆,喜欢给XX打电话,然后无理取闹的要他说一句,你要爱云爱好久好久,最好是一辈子,不要改变---云幸福过,她的爱情开在山花最浪漫的时候,一个人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只献给一个蒙胧的感觉,然后为此不断的付出,努力,争取。那时候云天真,浪漫,是一个洒脱的爱幻想的姑娘,漂亮的外表下一颗清纯明亮的心。只是爱情来的太早,太易夭折了。云在回忆这些的时候从书包里抽出了一把小钥匙,那是密衣柜的钥匙,那里有云太多的故事。
    X年X月X日,我们在一起,我们去过XX地方,他拉着我的手,我感到幸福。
    X年X月X日,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竟分了手,我哭了好几天,相信他也和我一样吧。
    X年X月X日,我们又见面了,感觉我还是习惯有他,不知道他什么感觉,我没问,他没说。原来爱只是来过。
    X年X月X日,他告诉我说他有了新朋友,希望我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哭了,又一次心痛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最好,似乎麻木好多日之后的剧烈疼痛。我祝福他幸福,其实也只是骗自己好过一些。
    灰色的纸上还可以看见黑色的笔迹和那时候的心情。蓝色的火,蒙胧的视线竟觉得那是一片片紫色的相思带。突然间,云忍不住的落泪了。腿上棚放的几本厚厚的日记,像个害怕的孩子一样落到了潮气很重的地板上。那一刻,云相信,所有的自己的付出都是真实的,不然心的地方不会有个缺口,一直的疼。
    最后一张了,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一起烧毁是不是可以来生在一起,一起烧毁是不是青春的回忆永远都在彼此的心里。只是那些记忆再也不是彼此共有的,谁能握着不成熟的诺言,谁能记牢那些易变的誓言呢?爱情来过,云这样告诉自己,一遍一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留给青春的那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