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证如山 发表于 2017-7-17 18:06:05

六点四十五分


   六点四十五分
      
   
    六点,下班了,终于可以离开枯燥无味的写字楼,放松一下麻痹的筋骨,解决早已的肠胃。
      
    六点十五分,汽车站,面对拥挤的人群,日复一日,奇怪的是,既无法改变,也无法厌倦。
      
    六点三十分,只等你,这是一间餐厅,只等你是它的名字,好奇怪的名字吧?我也觉得好奇怪,这是我的男朋友     
    六点四十五分,是我每天与他约定一起吃饭的时间,因为暂时没有通过考核,所以我从来不让他请我吃饭,AA制的方式已经持续了59天,今天是第60天了。他问我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让他请吃饭,我说,等你通过资格审核的那天吧。
      
    我承认,我很苛刻,59天来,每天的晚餐都在这里解决,每天都是各付各账,每天都是坐同一个位置,甚至他每天都是吃同一样的饭菜   “对人,你也是如此吗?”我曾经在第十天好奇地问过,他只是笑,笑容让我脊梁冰冷,我知道,我遇上对手了。
    我封他为超级执著狂。
      
    今天,我早到了,这是60天来的第一次,不是因为女人对男人有迟到的特权,而是因为今天的车太顺利,而他在路上遇到了阻滞。他知道我没耐性,怕我等得久,五分钟前已经给了个电话。我告诉他,如果七点钟之前不能赶来,那以后也别来了。
    其实,我压根儿没那么想过,只是摆摆架子。女人,有时就是喜欢口不对心。
    或许我是有点任性,以至于我的前男友跟人跑了。前男友是个厨师,能做一手好菜,也把我哄得得意忘形,明明爱他,却又死嘴硬,明明每天就是挂念他,却死不承认。最后,他被那温柔可人的小姑娘勾了魂去,跟人家远走高飞了。
    失恋了,我很受伤,却又不肯承认,只是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哭了三天三夜。三天之后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工作,继续一切认为应该继续的事。
    我母亲说我自尊心太强,怕我嫁不出去,她说,女人的强度,应该控制在男人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不然,不用指望嫁人。到目前为止,我老爸是唯一可以忍受我的男人。
    可惜,他是我父亲。
      
    不过天底下总是有好事之人,不知是哪个隔了多少辈多少房的亲戚,给我介绍了他   “什么!你不会做饭,你真是太落伍了,新时代的好男人是一定要学会煮饭烧菜的,因为你们也有责任要去锁住女人的胃。”
    这就是新时代女性的论调,把女人从厨房里解放出来,让男人自觉自愿到厨房中去。
      
    六点三十五分,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我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每天都是在这个位置,他吃着他的咖喱鸡饭,而我不停变换着菜肴。不同的两个人,可以相聚,他说这是缘分,我说这是老套。
    落地窗外,看到的是市区,林立高耸的大楼,川流不息的车龙,熙熙攘攘的人群,现代化给世界的改变,就是如此。
      
    一个少年站在窗外,眼神顾盼焦急,不时地抬起左手看表。他在等人吧?看到他踱来踱去,我不禁注视着他,看样子,他已在这里等候多时。等谁?花季少年,情窦初开,还能等谁。
    心仪的女孩终于出现,一脸抱歉,虽然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看得出她正向少年赔不是。少年转过身去,低着头不说话,我瞅到他在偷偷笑。女孩拉着他的手,撒娇起来,在少年的脸上轻轻啄了一口,又使劲往他身上蹭,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叨念着,我估计是甜心蜜糖帅哥之类的乱叫一气吧,目的也不过是想哄回那少年。可是他明明不怎么生气,为什么要假装?难道就是想看那女孩娇憨温柔的一面?
    最后,那少年搂着女孩走了,两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挂着甜蜜的笑容。
    恋爱中的男女,都那副德行。
    撒娇,这一招我从来都没用过,可能因为不屑,也可能因为害羞,但男人们好像都吃这一套。
    温柔,我真的没有吗?
      
    六点四十分,他还没有来,我有点无聊了。
      
    一对夫妻从窗前经过,男的高大威猛,左右手大包小包,背上还有个背囊;女的大着肚子,走得有些艰难。我冷冷地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孩子,麻烦的东西,我看着我母亲辛苦把我拉扯大,反而替她不值。二十多年前,我让她心,二十多年后,我依然让她心。母亲说,为人父母,注定要被孩子折腾。
    男人看到女人面色苍白,放下手中的东西,用手楼住女人的腰际,关切地询问着,一脸着急的神情。北京治疗白癜风女人靠在男人的身上,虽然感觉不适,却流露出甜甜的笑容,那种幸福的笑容。
    天哪!北京中科医院好不好真是嫉妒死我了,身边有个这样的好男人。
      
    六点四十五分,他还没出现,讨厌,我开始恨他了。
      
    对面马路的斑马线上,两位老人家正在过马路。老太太拄着拐杖,行动缓慢;老大爷扶着老太太的手,左顾右盼。过了马路,老大爷领着老太太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细心地帮她捶着双腿。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我突然非常希望,有个人会在身边照顾我,关心我,陪我看日出日落,让我依偎,让我取暖,让我窝心。
    其实他,他已经很好了,我还在选择什么呢?
    是害怕再次失败?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因为我不懂得怎样做个温柔的女人。
      
    我转过头来,发现他已坐在对面,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我皱皱眉头:“找死啊,来了也不出声,要不要还迟一点啊,干脆吃宵夜算了!”
    他说他已经下车跑过来了,还好没迟到,见我看得入神,没有立刻叫我。
    我白了他一眼,抱怨道:“你就是存心要饿死我!”
    他笑着告诉我,女孩子,不要老是这么尖锐。
    他向我道歉:“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这个只等你,永远是我的只等你,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看着他,诚恳而透彻的双眼,动容了。
    “你今天带够钱了没?”我问
    “啊,什么?”
    “我问你带够钱了没,真是有够白痴,以前怎么没发现啊?”
    “哦,当然带了。现金有五百,还有信用卡。怎么了,你?”
    “哦,我今天出奇的饿,想吃很多东西,可惜这个月已经透支,你就帮我付账吧!”我终于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
    半天,他不出声,我也只好将头拧向一边,可心里不知有多着急。
    “虽然你固执的时候,是挺可爱,但作为女人,老是凶巴巴的可不好!”
      
    那晚,我放开肚量,吃掉他所有的现金,这个数,已经是我们平时晚餐的5倍。
    晚饭后,我靠在沙发上问:“如果我今晚的了急性肠胃炎,你会不会抱我去医院,陪我打吊针?”
    “要学会在爱人面前示弱。”那是他放下筷子后的第一句话。
      
    至于后来,他在医院陪了我一夜,这也是他作为我男朋友的第一个夜晚。
    但可惜,是在医院,一点也不浪漫。
    将来的我到底会怎样,能不能学会温柔,学会小鸟依人,我估计,得看他的调教了,在这方面,我承认,资质比较差,起步比较晚。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六点四十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