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如你s 发表于 2017-7-17 17:08:18

水漫童心


   水漫童心
      
   
      
    妈妈的离去顿时使家里清静了许多,没有了争吵摔打的日子使小孩紧张的心理得到了解脱。爸爸也变得祥和了,虽然两个人的生活略显冷清,但和爸爸相依相靠,小孩也很快适应了。农村的劳作繁琐而沉重,压在爸爸一个人的肩上。小孩经常一个人守在家里,渐渐也习惯了。
    小孩自小就认定自己和水有缘,对于水他有一种近乎迷恋的亲近。他喜欢水的透明,他喜欢水的深邃,他喜欢水涤荡一切污垢的个性,他更喜欢水包容生命的宽容。爸爸曾带他到离家很远的水库上看水,那无边的广阔无遮无拦,满眼都是泛着波光的碧水,那场面让小孩兴奋不已,久久难忘。水面上有小船在自由滑行游动,更是让小孩着迷,他真羡慕那些纵小船的人,能拥有这样一种似神仙驾云般的工具,成了小孩最奢侈的向往。
    去水库看水的机会很少,小孩毕竟还是很孤独。小孩一有闲暇就跑到村外的小河旁,在那里独自玩耍,经常忘了回家。那条小河曾经是条大河,在这里人们几乎已忘了它的名字,它就是上游有名的冶河的延伸。由于上游水库的建成,冶河到了这里连名字都衰败了。但他的影子还是很有气势的,宽阔的河道两旁长满了浓密的树木,象横亘在村外的一道巨大屏风,无始无终。河道中间茅草丛生,有涓涓的羊肠细流似有似无。只有在汛期水库泻洪的时候,它才偶尔波涛滚滚一现原来的摸样。就在路过小村的河道中间,有一处突然低洼下去的地方,涓涓的细流经过这里,就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有高大的芦苇和蒲草生长在池塘边的浅水里。不管这古冶河断不断流,这里总盈着一汪碧水,但洪水一来,它又隐在滚滚波涛之下没了踪影。
    就在这个池塘的旁边,有着小孩无尽的欢乐。没有妈妈的日子,小孩的心里经常会莫名地涌起烦恼,每次那样,小孩就到这池塘边的大树下坐上一段时间,看潺潺流水,看风摇芦苇,听虫鸣蛙叫,听小鸟唱歌。慢慢那些烦恼就会无影无踪,好象被这里飘着淤泥腥味的空气溶解化开了。
    自从爸爸教会了他折纸船,小孩便有事情可做了。他从家里搜罗出一切的书呀本呀,一页一页地折呀折,满屋子都是白色的纸船。他经常把纸船拿到那个池塘里放,从水流进入的那一边放起,看纸船慢慢悠悠地漂到水流出来的那一边。浸水的纸船很快就坏了,他又折新的纸船放下去,乐此不疲。为此免不了受到爸爸的训斥,爸爸不愿意他老到水边玩耍,曾有一个算命的先生说小孩是水命,水命的人易生水祸,况且小孩还不会游泳。但训斥过后,爸爸看到了小孩眼里的乞求和委屈,就答应小孩到城里买一只玩具船给他。小孩没什么玩具,好象也不需要什么玩具,但爸爸承诺的玩具船却着实让小孩兴奋异常。
    不幸就是在爸爸进城的那一天发生的,爸爸出车祸了。出门时爸爸还抚摩着他的头对他叮咛了一番,小孩焦急等待了一天的爸爸却是被别人抬回来的。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的爸爸死了,睁着两只失神的眼睛。爸爸带回来的书包里,一只小小的木船非常精致非常醒目。手白癜风外用捧木船的小孩一脸的迷茫,久久凝视爸爸土灰的面容,伸出一只手让爸爸阖上了眼睛。生命有时是坚强的,即使再大的挫折都能忍受,生命有时又是如此的脆弱,轻轻一碰就天塌地陷。小孩突然感到从卡泊三醇乳膏未有过的恐惧,死亡如此真实如此接近,他难于承受。
    以后的北京治疗白癜风的中医院日子,孩子恐怕摆脱不了孤独的折磨了。虽然大伯大婶照料他的生活,小孩也难于走出爸爸死去的阴影了。现在只有那只木船是小孩唯一的财富和寄托了。没有人在意孩子的前途,能让小孩吃一口饭,他们觉得已经尽心了。本该上学的年龄,小孩只能游来逛去。那只木船始终陪伴着他,爸爸失神的眼睛在他的脑海里挥都挥不去。
    小孩把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那个池塘边了,在那个池塘边的大树下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他默默地倾诉着自己的委屈,说给身旁的大树,说给水里的游鱼,说给林中的飞鸟和草叶上爬来爬去的昆虫。它们好象都理解小孩此时的心境,头顶累累的槐花把甜丝丝的香味洒向他的周身,池塘水里的游鱼不时露出水面甩一下尾巴,落在池塘边蒲草上的一只翠鸟也一动不动。这幽静的地方好象是小孩可以主宰的世界,这里的每一个生命都在极力安慰这个无助的小孩。
    随着水流,上游经常冲下来一些垃圾,汇入池塘,漂浮在池塘的水边,吸引了一只流浪狗经常光顾。流浪狗围着池塘寻觅可以果腹的东西,几乎每天它都和小孩碰面。刚开始这只小狗看见小孩还有些惊慌,但多次的试探确认了小孩对它并无恶意。小孩每天看着小狗在池塘边仔细地寻找,小狗也每天看到小孩在池塘边定定地坐着。有时小狗会停下它的寻找和小孩长时间地对视。小狗很邋遢,灰不拉几的皮毛凌乱不整,耳朵耷拉着,尾巴紧紧夹在后腿之间,眼神闪着可怜和委琐,一副落魄的样子。其实小孩现在的憔悴和这只流浪狗又能差多少呢?身世或许不同,结果竟如此地相近,相互不免生出怜惜的感情。小孩就这样经常和这只小狗相互凝视,虽然他们之间还保持着距离,但都各自把对方当作朋友了。
    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越能吸引孩子们的好奇心。天气渐渐热起来了,隐藏在树林中的这个池塘就成了孩子们最理想的游乐场了。小孩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在小孩的心里,这个世界是永远属于自己的,他们不过是过客罢了。孩子们三五成群在池塘边玩耍,他们在芦苇丛里钻来钻去,兴奋的呐喊回荡在林间。有时小孩会起身离去,但大多数的时候小孩还是默默地坐在角落,看孩子们在池塘边尽情嬉戏。孩子们在池塘边钓鱼捞虾,在池塘里戏水游泳,他们的快乐也经常把小孩感染。小孩感觉自己仿佛也身在水中,扑溅起团团雪亮的水花。小孩还不会游泳,那种快乐只是在梦中曾经出现。
    孩子们玩得高兴,并不注意角落里的小孩。从小孩跟前跑过来的一个孩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小孩手中的木船。“哪是什么?啊,一只小船!快来看呀,这个小孩有一只特别漂亮的小船!”听到呼唤,孩子们蜂拥到小孩的跟前。小木船是小孩的挚爱,是对爸爸的唯一念想,即使每天在水边,小孩也舍不得它沾一下水,想象木船在水中游荡的样子,小孩就已经很满足了。“让我们玩玩吧?让我们玩玩吧?”孩子们一叠声地央求着小孩。小孩紧攥着小木船,把手背到了身后,满脸的惊慌,满眼的泪水。“玩不坏的,我们会还给你的。”孩子们还不放弃他们的要求,但小孩坚决的眼神使孩子们悻然。“夺了他的算了!”孩子们的眼里闪出了凶光。争夺迅速结束,小孩的背心被撕破了,小木船到了孩子们的手里。孩子们带着胜利的呼啸跳入池塘,簇拥着那个小小的木船在水中荡来荡去。小孩经过刚才的争夺显得很疲惫,其实疲惫的是他的心,他开始对这个不给他留一寸空间的世界有些灰心有些厌倦了。
    孩子们还在玩耍,那只木船兀自在水中漂浮,没人去理会小孩的悲哀。那只小狗不知何时在池塘边出现了,又引起那些玩兴正高的孩子们的一片欢叫。他们围住小狗逗它,撵它,还不时用脚踢它。小狗惊慌失措地尖叫着,但在这群孩子们中间,它显得太弱小了。“都说狗会游泳,咱们让它游泳玩吧?”有个孩子提议。于是,孩子们把小狗赶到了池塘的水边。被逼到水边的小狗已经无路可退,一个孩子伸出一脚,小狗落水了。小狗扑腾着向池塘对岸游去。孩子们兴奋了,“哈哈,看它游得多好呀!”小狗眼看就要游到岸边了,孩子们早已飞奔而至等在那里了,刚上岸的小狗弓着背,浑身发抖,还没有得到喘息,就又被孩子们推下了水。小狗只好又向回游去。小狗只顾游着,等快到岸边才看到那里依然有人正等着它呢。小狗彻底绝望了,根本就没有试图上岸,折身向池塘的中央游去,在池塘的中央它停止了扑打,一动不动,肚子渐渐胀了起来。
    孩子们显然也没想到会是如此,他们对死亡也心存恐惧,于是纷纷离去,留下了一片寂静和那个惊恐万分的小孩。水面安静了,漂浮着那只小狗和那只小木船。小孩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池塘边,神情恍惚。或许他要救助那只可怜的小狗,或许他要捞起那只可爱的木船。
    第二天,人们发现小孩被淹死在池塘里了,他鼓胀的尸体在水面漂浮着,身旁是一只同样被淹死的小狗和一只精致的小木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水漫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