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听我讲 发表于 2017-7-17 10:06:14

QQ聊天记



   
   
    QQ聊天记
      
   
    鄙人喜欢聊天,在学校时,除了白天上课,晚上一头就钻进电脑房里聊天,聊得昏天暗地,上专业课也不放过;特别是高二毕业后,要分配的前一个月,那哪像是我啊,可能是既将要离开母校的缘故吧,校长啥都依着我,我也知道什么是欲擒故纵,没办法,管不住自己,年轻人就是贪玩了点,别的什么都好;聊得不过瘾的时候干脆通宵,反正第二天又是玩,到凌晨的时候QQ头像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眼睛差不多也有点不争气了,管它了,顾不得我“淑不淑女”了,先扒一会儿再说;其实没有人会知道,我在日常生活中跟本一天说不到三句话的人(有点夸张),可情况属实啊,真是这样,师生给我的意见就是:斯文、太不讲话,又不喜欢笑,颇有点个性。工作以后,有压力了,虽然不会整天聊天,但是也有空闲的时候,也聊天,不过不是闲聊,有目的性地聊,因为那是任务,聊天的目的就是要完成一件事,然后空余之时就是写东西,鄙人虽说没有什么长处,但是写作水平却是“顶呱呱”的,有些时候拼命地在那里发疯似地赶着写,在各个网站里面都申请了会员,我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白癜风的危害作家,正正当当的“粉领一族”,多少威风啊!
    学校里那时,刚学会上网的时候,管他看见谁在线,男的女的发一大串问号、感叹号过去再说,没准等会儿回过来一句:你催命不是啊?!我耳朵里塞着耳塞,还要捂着嘴在那里“哈哈”大笑,邻近几位见我这副样儿,都用愣愣的眼光看着偶,这时知道出洋像了,觉得脸有些烫,没事、没事,又不晓得我是哪个,有什么关系呢?后来烦了,不认识的人,大多都聊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是哪里的啊、你在哪里啊、你学生还是工作啦、MM你几岁啦?、、、、、、、、靠!干脆不烦了,理你呢!偶那天碰到很奇怪的陌生人,网名叫XXX,不理解啥意思,鄙人有个缺点:今天和谁聊过,第二天全忘了,不长记性,没办法!头像动了,显示出一个对话框,要我视频:
    “忙什么呢?”
    “?!谁”恶狠狠地,却也很警觉地。
    “什么意思?”
    “你谁啊?你连问号感叹号都看不懂,还聊什么天!”手在键盘上飞舞,很利索地回了一句。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上次才跟你聊过的呢,怎么就不记得我了。”似乎有点委屈。
    “上次?哪个上次?前半辈子、前八百年前的事也叫上次啊!”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样啊?这么不通情达理似的。”有点埋怨。
    “我就这种人,怎么了?”有点恼火。
    “行了行了、、、、、、和你聊天不是和你吵架。”这还差不多。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偶可没心情,偶写东西的时候不喜欢让人搅晕了灵感。终于,可能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你聊天就能不能专心点啊?”
    “写东西呢,别来烦!”下逐客令的口气。
    “行行行!!!那你忙吧。”头像灰了,下了吧。
    写了一大半,差不多快好的时候,领导来了:
    “XXX,快去把那个东东打好,下班之间务必完成!”在领导面前,我是绝对的服从、绝对没有任何借口,也绝对效率百分百。
    “是!”接过一大叠,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键盘上“噼哩叭啦”乱敲起来。差不多快下班的时候,头像又跳起来,
    “告诉你哦,我和吴奇隆长得特像。”还真是自恋,不过还好,偶对任何明星都不感性趣。
    “是吗?不清楚!”轻描淡写地回着。
    “我知道你不信的,等会儿我去你公司,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你就知道了!”这时我有点跳起来了,不会遇上啥坏人吧,连我在哪都知道,我们互相可没显示自己的IP地址哦;不过一下子就静下来,什么了不起的,这网上的东西都假的,他要真来,还真会知道我在哪个角落里啊?!(自我安慰着)。
    “好啊,看看你个‘吴奇隆’长啥模样。”露着牙齿奸笑着,没事,反正没人看到。
    “行,那你等着吧。”一句话,又下了。偶拿起手上的东东又开始忙起来、、、、、、、渐渐地,把那事情就给忘了!完成自己的事情后,吁了口气,一看手表,乖乖,时间过得可真快,还不到半个小时下班了;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歌来,看着桌面上的企鹅,我又点开聊起天来,一会儿时间。他又来了:
    “看到没有,我刚才就在你办公楼门口,一个很像吴奇隆的人。”
    “不知道,我没看到。”还来真的呀,打死我都不会信。
    “呵呵。”然后,是个大头露着牙在笑。
    “不要耍我!”
    “-----”不语,算了。
    “我要下班了,你再不说你是谁,就把你删掉!” 最后下通碟。
    “别别别,我们聊得这么好,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是啊,我现在在江苏读书,当然不可能在你那里了,何况我还不知道你在哪里呢。我又不长翅膀!”
    哟,还真在耍我,气死偶了。撤,下了。
    第二天打开电脑的时候,头像灰色的,在跳着,
    “MM生气了?!不要不理我啊,天知道我开玩笑的。”真是的,开玩笑有必要说得这么认真吗?又不是迎接国家总统,摆一副什么样的架势呢。
    “偶宽宏大量着点,就不和你计较了。”点了回车键,我就开始正式上班。差不多下午的时候,他来了。
    “嗨,又见面了,这几天军训,搞得我‘面黄肌瘦’,好累啊。”就这么娇啊,想当初俺军训当组长,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那里买力地喊着“一二一、一二一”我都没吭一声,你什么人哪。
    “是嘛。”我无所事事地。
    “你说我们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啊?”糟糕,心怀不轨,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
    “联系方式?我们不是正联系着嘛。”绝不让你得逞的,哼!
    “我没有恶意的,我不勉强你啊,你愿意就告诉我,不愿意也没关系的、、、、、”哦,委屈吗。
    “行了行了,我最受不了别人这样的口气,你记住了:XXXXXXX。”
    “谢谢你啦,我越来越佩服你了,你对每个人都这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呀?”晕,我狂吐。
    “古人说‘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不管你是谁,防人之心不可无!”很有道理的样子。
    “说得是很有道理,可是这样伤人心啊。”算了,对牛弹琴,说不进去。
    以后的日子倒也是相安无事,那天晚上睡前翻电话簿的时候,看到有条短信,打开一看,是他的:
    最近还好吧,我是《XXX》,这几天忙,没什么时间上网。
    X年X月X日
    星期X
    小样儿,还来真的呢。我没回,关了灯睡觉了。
    后来几天,碰到他的时候,总是很在意发给我的那条短信,我不耐烦了:
    “是不是舍不得那一毛钱呢,放心,今晚上我发十条给你,还给你,谁也不欠谁!”气呼呼地。
    “不要生气啦,我只是想知道你收到没有,我有没有发错?!”没话讲。没什么好在意的,网上的东西可不许当真,一直告诉自己;晚上睡觉得时候,睡着睡着忍不住“咯咯”地笑出起来,我妈以为我作梦呢,忙推我
    “妈,还让不让我睡觉,干什么呢?”怕她再过来烦我,索性用被子捂着脑袋。我想晚上是肯定作梦的,不然怎么早上一起来,整个人躺在地上呢,哎。
    闹钟一响,一个鲤鱼打挺,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来,新的一天合肥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又开始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QQ聊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