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如你s 发表于 2017-7-17 09:39:35

布石之死


   布石之死
      
   
    布 石 之 死 小说
    (一)
    要说布石之死,不能不说这家工厂,更不能不说那个车间。
    这家工厂远离闹市,且远离得成了偏僻。孤零零二百多亩地的厂区,被那么低矮的红砖墙包围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地里。到了晚间,连出租车都不愿去。就近的人们,黑天只身路过,身上也莫明其妙地起鸡皮疙瘩。但切莫小视,这家厂可是国有的牌子!堂堂集团企业的分部呢!
    这个车间,叫热处理车间。负责厂里产品的“渗碳”,“淡化”等等。因为车间有有害气体,又有油烟粉尘,所以在建厂时,便有意远离了主厂区,被安排到远远的紧挨着厂后墙的位置。多少给人了一点“后娘养的”那种备受冷落的色彩。
    这个车间的四周,全是半人高的草丛。秋夏季节,那些高的矮的,远的近的,一满叫不上名字的枝条上,还时不时点缀些不同颜色的花朵。倒也显出几分情趣。然而到了冬季,那些曾经斗过颜的什么草们,便被寒风摧残成了枯枝败叶。那些还顽强挂拉在枯枝上的干叶片,在寒风中碰击出哗哗的声响。那些曾经因为支撑过花朵而竭傲一时的高枝杆头,挑着废纸屑或废塑料袋,显得那么苍凉肮脏。。。。。。远远看去,只有一条一拖宽的小道没有被荒草覆盖,那便是车间通向主厂区的路。
    有人说,车间这片地方,早先是抢毙人的法场。五几年的“肃反”,还有六几年的“镇压”。。。。。。建厂的时候,拿起镢头随便轮下去,都能轮出骨头。听厂里巡夜的人说,午夜以后,还能听见车间里的哭声。。。。。。走进窗户,拿手电一照,啥也没有。可不等你拧身走远,里头又闹腾开咧。巡夜人也常常是浑身冷汗。
    车间紧挨着的红砖墙外头,是一个早已废弃的石灰窑。头几年,石灰窑里发现过两具无名尸:一男一女。那女的漂亮秀丽,赤裸裸身体,两个被挖了。那男的体格高大魁梧,赤条条剁了双臂,挖了双眼。公安破案那天,车间后的矮墙上爬满了厂里的工人们。目睹着惨惨凄凄的场面,女人们不由得心里祈告:不要长得太漂亮了!不漂亮不惹是非!而那些还不及死者强壮的男人们,这时候,越发从骨子里感到自己的单簿和不招架。
    但今年这车间里却发生了更奇的事!常常地,大量加工好的成品零件,一夜间就不见了。
    有人说,后半夜听见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十佳医院过后厂区有响动,有车轱辘声,有说话声。。。。。。但到底没弄清,作案者何人白癜风的专科?几个人?是内贼?外贼?
    后来,厂里那些方方面面的领导们共识了:干脆在车间门口盖间房,让“老山东”常年驻守。就这么定咧!
    (二)
    老山东何许人?
    三十年前,在工厂招来的几百去哪里治疗白癜风名新工里,冒出一位比大家高一头大一膀的小伙子。那时他十七岁,锃光瓦亮的光头上,单留下党中央一坨黑发,上下一身一年前就该洗了的老布衣,皮肤上一层汗水和灰尘的混合物,脚上一双跟脚丫子一样泥土的布鞋,以及一口谁也听不懂的浓重乡音。然而这些劣势捆在一起,也没压倒小伙子膀大腰圆,浓眉大眼的魅力!
    有人说,那段时间,满厂女娃家的魂儿一古脑都被他勾去了。白天在食堂排队买饭,不等他去,早已有几个人给他买好了。下了班他一脱工服,眨眼功夫,就被洗得干干净净晾到屋外去了。
    但是小伙子心里有数。他只惦记隔壁宿舍,那个和他一样从农村来的小女子。没说过一回话,但每对一次眼,他就脸发烫,看一眼隔壁房门,他就心往出跳。他觉得对方也跟他一样神色!
    这一夜,天一直下着雨。头顶的席顶棚上,不停地滴下雨水,“叮当叮当”地滴进地上的脸盆里。窗外的寒气,从所有能够透气的地方挤进屋,把整个屋子变成了冰窖。然而寒冷的气温并不能降低小伙子被窝里的热情。蜷缩成一团的身体,正做梦背着隔壁的小女子在满厂里疯跑。而且热得他满头冒汗。但他一点点不累,张狂得象野马!小女子爬在他脊背上被颠簸得咯咯的笑。驚的,他突然停下了,后挎着的胳膊,紧紧挎着对方的双腿,一只手无法控制的伸到了对方的大腿中间!这一下他惊了!裤子中间竟然是烂开的。他一把摸到了什么?软囊囊,热乎乎,湿漉漉。。。。。。小伙子顿然惊梦坐起身。黑暗中,只听见工友们均匀的鼾声。他冒了一身冷汗。再一摸自己下面,冒出来那么多啥东西?我的妈呀!不得了咧!人在千里之外,远离亲人,咋偏偏出个这么大的事!他发抖了!上下牙无法控制地咯咯碰撞!完了!怕是得大病了!活不长了!于是便由不得想起了母亲。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布石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