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如你s 发表于 2017-7-17 08:57:53

城市的补丁


   
   
   
    城市的补丁
      
   
    中午十二点,桥梁厂下班的广播准时响了。不锈钢电动大门刚刚缩回,一股天蓝色的人流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围墙外懒散寂寥的市场顷刻间活跃了,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如千万条胳膊过分殷勤地拉扯挽留着来来往往北京中科医院忽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这是一天中唯一的买卖高峰期,所有的生意人恨不能多几张嘴吆喝,多几条胳膊拉扯,多几双脚跑腾。马叙科却一反常态,颓废地萎缩在小木凳上,双眼木然,整个人看上去像熄灭的灰堆,他摊上的大瓜子炒瓜子湿瓜子五香瓜子奶油瓜子原味瓜子忿忿不平地支棱在各自的大盘子里。
    马叙科心里有事!是个瞎瞎事,它没有卖瓜子重要,却能搅得他无心卖瓜子。
    早上桥梁厂子校的王老师把马胜撵到瓜子摊上!这是第三次了,马叙科能不闹心吗?马胜是他的独生儿子,十二岁,刚上初一两个月。带着讨好谦恭的苦笑送走了王老师,马叙科红了眼,扑上去,胳膊轮圆扇了儿子一巴掌。半张脸红肿了的儿子似笑非笑斜视着他,左腿略带挑衅地晃着,马叙科气得嘴唇直哆嗦,又扑上去,把儿子跺倒在地。老婆王翠勤连搡带骂把和她一般高的儿子拉回去了。马叙科跌坐在凳子上痛苦地抱着头发呆 。
    想想过去了的日子,马叙科真想嚎啕大哭,可又哭不出来,只有一声接一声地唏嘘叹气,一把又一把地揉搓被烤炉熏黑了的糙脸。
    马叙科家在陕西。父母没钱供他上大学,靠着两间瓦房拼死拼活给她说了个跟他一样黑而矮壮媳妇,成了家,他们就觉得心安了,不欠儿子的债了。
    马叙科上不成大学就常常失眠,一失眠就盯着破屋顶发呆。他媳妇虽说长得不耐看,人倒是能下得了苦,他不能忍受的是,两人日复一日田里忙活,一年到头跑烂了十几双鞋,填饱了全家人的肚子,其他的幻想全变成了残梦。终于,在儿子三岁的时候,他背着被褥一路蹭车远离了家。
      
    马叙科胆子有点小,不敢冒然去闯大都市 ,挤进这座小城,也是他凭着残存的地理知识谨慎决定的。这是座秀气的小山城 ,一条不太大的小河自西向东蜿蜒而去,顺着水的流向两岸各有几条基本平行的街道。一出火车站,脚实实在在踏在这陌生的水泥地上,期待了无数遍的新奇兴奋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茫然,一头雾水的茫然,没着没落的茫然 ,奔谁而去的茫然。身边匆匆而过的都是比他鲜亮的人,他瞅见井一路口席地坐着十来个人,跟他差不多,一人脚边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
    他凑上去,弓腰点头广州权威的白癜风医院给每人一根烟:“大哥,你们也是来干活的?”
    “是的,我们的活路寻好了,盖楼房。正在等人接走。”这是些热情骄傲的川人。
    尽管搭话的看上去比他小些,他还是小心地套话:“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中医院大哥,还要人吗?我能筛沙活水泥运砖拉石头。”
    就这样,来人把这群人连他一同接走了,虽说干小工,一天十五元,他也觉得很幸运,吃饭和睡觉有地了。
    紫薇花园小区的活不算重,至少不比在家重,马叙科胆小但不怕吃苦,也就不觉得苦。可是这儿的活一年零六个月就完了,工地上二百多人四散而去,这些人自然分成七八拨,每拨来自同一个村,他们的触觉灵敏地伸向城市的四面八方,此处活一完,当天就奔到彼处接着干。马叙科没处可去了,孤零零地蹲在马路沿子上,他觉得自己就是城市的一块极小的补丁,没用处了,就被人心不在焉地撕掉,胡乱扔在阴暗的角落。
    生活不允许他闲着,他也不敢闲着。马叙科在桥梁厂门口的狭窄小市场发现了商机:竟没有一家卖瓜子的!他飞快地思索起来:买个大炒锅铁炉子几个簸萁两个筛子,拢共二三百元就能支个摊子,勤快点还能多挣点,比在工地上累死累活还要挨工头骂强。他不敢消停立马着手经办一切,接来老婆孩子,就近租了间民房,过起了准城里人的生活。
    能料到的是风吹日晒烟熏火燎有了两三万积蓄,没料到的是儿子毁了,不做作业逃学打架撒谎逛网吧。马叙科要救儿子,他不怕花钱托人把儿子弄进了桥梁厂子校。
    可是他失算了,好地方不是他的福地。儿子像一泡臭狗屎,把原来学校的小混混也招惹到这儿,还打了桥梁厂的学生,原因是看不惯人家走路的样子,被老师送回了家反思。时间不长,又逃课在天影网吧过了两天两夜,老师忍无可忍又把他送回来,不同的是带了一份协议让他签字,大意是儿子以后因违反校纪造成的后果自负,如再违纪自觉转学。马叙科别无选择签了字,打了儿子,又拽着儿子长谈了一回。顶屁用,今天当着同学的面顶撞校长,还一脚踹倒了校门口的不锈钢垃圾桶。这一次王老师来就没有好脸色,冷冷的甩下一句话:“你们该知道怎么办!”头一扭离开了瓜子摊。
    上辈子亏人了!亏先人了!马叙科满脑子只有这一句话。
      
    下午三点多,王翠勤才吊着脸把一大碗扯面咚的一声墩在马叙科面前:“吃饭吃饭!吃完赶紧想法子,看把你娃咋办呀。”
    马叙科懒洋洋地搅着碗里的饭,没滋没味地嚼着,也不搭理她。王翠勤火了:“一个男人家有办法没有放个屁呀,只知道吃!”
    马叙科比她火还大:“我不是男人!你看行不行?我还有法子吗?”说着把碗扣在地上。
    王翠勤软了:“去一趟学校问问,求求人家,好赖把初中念完。把你儿留在家是个大祸害,不定惹出啥乱子。”
    “我还有脸去吗?每去一次人家咋看我你知道吗?”马叙科又急了,唾沫星子喷在老婆脸上。
    “你脸贵,我去!”王翠勤脚底生风直奔学校,她要利用女人的非常手段哭闹去。马叙科心里明白,就是不拦她,有用没用,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闹的结果是马胜成了瓜子摊的小老板。看着儿子熟练地称秤满不在乎地收钱,马叙科知道,儿子和他一样,只是这座城市的一块补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城市的补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