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肩膀 发表于 2017-7-17 07:56:23

三十不惑



   
   
    三十不惑
      
   
    梓莘走在城市的马路上,心情跟这个残阳笼罩下两旁种满高大的法国梧桐的路面一样,晦暗不明,树影斑驳,风吹过时,摇移不定。梧桐的叶子到了秋天亦已新生了许多黄叶,飘飘悠悠的落下来。它们跟本不觉得秋天是个哀伤的季节,如同它们根本不在意跟树干的告别蕴含着离别。是啊,大地才是它们的母亲,大地才是它们的最终归宿。所以,不是树叶无情,而是它们坦然接受了自己最后的使命,重归于泥土的芬芳,为新的生命作养料。新叶长出的时候,你会看到老叶的笑容绽放在它的茎蔓中。梓莘领悟着生命的含义,但却无法从自己的忧伤中走出来。人不是一片叶子,没有那么简单的理智和感情。
    应该说命运之神还是挺眷顾她的,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女儿。自己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每日里除了上下班外,就是接送女儿上幼儿园,回家洗衣做饭。在单位里她除了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工作之外,从不管别人的飞短流长,领导的各种闲言碎语。既不是优秀员工让人嫉妒眼红,也不是差到让人踩着挤着。所以大家对她的印象是本分,只是不太合群。比方说,有人大谈时装化妆品的时候,这个说我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好几百一件呢,那个说我的一支唇膏也要200块了,轮到她了总是哦几声,既不夸耀自己的东西也不称赞她们,搞得她们都很扫兴。还有就是看了电视剧每天上班都是女人们谈论的话题,这个说我喜欢那个男主人公,真帅,那个说这个女的真是傻,那个男的不爱她还要死缠着他。有人问“梓莘,你看了没有,你也发表点意见。”“哎哟,我还没看过呢。真的很好看?我今天晚上去看。”
    “哎,你真是落伍,说你什么好呢?这么有名的《大长今》,韩国片,你都不看。”“梓莘,你真是贤妻良母,是不是家里的活都是你干的。别委屈自己,让你老公多干点,男人是要宠坏的。象我晚上出去和朋友喝茶,让我老公带孩子。”“是啊,瞧人家丁姐多潇洒啊。梓莘姐,要是象你一样,我宁可不结婚,不生孩子。让我男朋友一直宠着我。” 梓莘辩解道,“也不是,伟民也干活的。有时候就是他洗衣服,拖地的。是我不喜欢看电视剧而已。太长了,每天都看一集两集的不过瘾,而且都是广告,吊胃口,还不如北京中科医院亲身经历看一会儿书。”其实还有一句她没敢说出来,怕又扫大家的兴,而且有看不起人的嫌疑。其实她是想说都是些肥皂剧,爱来爱去的,再加些搞笑的,或者沾上一些历史的光环,都搞得不伦不类,特别是现在的一些古装剧。当然,《大长今》她还没看过,据说收视率很高,说不定可能是部好电视。但她委实也没有看连续剧的兴致,看连续剧还不如看一本电影来得更有意义。
    一段感情的延续是要看双方的默契程度,能发展成什么结果是受到环境的制约的。比如说和伟民的恋爱和结婚是十分顺理成章的事情。当时22岁的梓莘经人介绍认识了25岁的伟民,彼此性格都很谦和,长相和工作双方都很满意,父母也不反对,所以经过3年的恋爱,自然而然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而婚姻的稳定性也给人们带来了惰性。一台机器如果不经常清洗保养就会老化,家庭如果不好好经营就会破裂。人们往往喜欢新生的事物,新鲜的总比旧的好。“由来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喜新厌旧”是人的本性,对于这点梓莘也承认。就拿现在来说,女儿是百看不厌,每一个新的变化都会让她欣喜。而老公却是一壶泡淡了的茶,口渴的时候才会想起。对此伟民也老是抱怨她,“你的眼里还有我吗?除了婷婷还是婷婷。”而且对于夫妻之间的事,她也越来越淡了,常以女儿为借口拒绝伟民跟她的亲昵。伟民常狐疑地问“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去,你看我像吗?那些都是你们这些男人瞎编的。”“是啊,我老婆这么丑,谁会要啊?除了我,嘿嘿。”伟民也就不再勉强她,心想,家里没个老人带孩子,梓莘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也不容易,大概太累了。
    本来日子也就这么平淡而又有节奏地过着。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一部电影而引起。一天,梓莘无意间路过卖DVD,音响的柜台,那里摆放着一套家庭影院,超大的等离子屏幕,正在放着《英雄》,画面非常精美,一地的黄叶,张曼玉一袭红衣和章子怡在满地的秋叶中打斗。于是第二天上班,她告诉别人她昨天在哪家商厦看到了一个片段很好看,“这是《英雄》,早放了很久了,你没看过吗?”小怡说,“是啊。” 梓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英雄》,是很好看,我已经看了好几遍,昨天又看了一遍。”志安也说道,“梓莘,你家不是有电脑吗,可以在网上下载了看啊。”“可是我不会。”“你老公也不会吗?”“是啊,他除了上网看些新闻外,从来不看电影的。”“哦,这样,那你有QQ吗?”“QQ倒是有一个,是别人注册了送给我的。”“那你回去开着,我传给你。”“好啊。”
    感情的发生到底是生活的需要还是心灵的需要,真的很难说清。可以说是平静生活的调剂品,也可以说是因着心灵的深深感应才会让两个人相爱慕。从这点上来说梓莘还是赞同她的一个搞文字工作的女朋友可妮的话,“爱情是我们用来应对虚无缥缈的人生的武器,虽然它可能只是泥和着水做成的,经不起风吹雨晒,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白癜风怎么能治好。”
    在网上传发《英雄》给梓莘后,志安慢慢的就成为了梓莘QQ上唯一一个经常聊天的网友,虽然他们是同事,但以前除了工作上的事很少有联系。他们从《英雄》,谈到了电影,人生,还有各自的生活,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候梓莘会把女儿的趣事也告诉志安,志安也会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地址在电脑的那头,打上“呵呵”这两个字跟着乐。
    起先,梓莘认为这只是一种同事兼朋友的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受人控制的。
    在上班的时候她无意间瞥向志安,却发现他以热辣辣的眼神迎着她的目光,梓莘赶紧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干活。午餐时间,在食堂里,志安会端了快餐盘坐到她的对面,有意无意地跟她聊婷婷的事。梓莘开始害怕了,害怕同事们会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好在,志安平时也大大咧咧惯了,经常跟女同事开玩笑,别人也不怎么在意。“志安,你不会看上我们梓莘姐了吧,你的馨儿呢?”小怡笑着说,“你胡说什么,小怡。” 梓莘窘道。“馨儿我跟她88了,我就打算追梓莘了,怎么样?”志安一本正经地说道。梓莘吓了一跳,却不敢再说什么。小怡却说“你敢?小心被梓莘姐的老公扁,哈哈。”
    梓莘自己也知道,她对志安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依恋,这种心灵上的归属感远比一个完满的家庭带给她的愉悦要多的多。但是这毕竟是一份不可公之于众的感情。一个三十岁的已婚女人和一个二十九岁还没结过婚的大男孩,别人又将如何看待呢?这远比一个老头娶一个青春少女更为不可接受。更重要的是她还有家庭和孩子。
    后来,梓莘和志安进行了唯一一次面对面的谈话。那次谈话后不久,志安就辞职离开了单位,梓莘又回归了原来的平静生活。
    那次,具体说了什么梓莘自己也记不清了,只是记得问题的最终又绕到了《英雄》上来,梓莘说无名放弃了刺杀秦王,是舍一小国的恩怨,成就秦王一统天下之志,使各国百姓不再受战争的侵扰之苦。志安说“你要我放弃吗?” 梓莘没有回答。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越来越寒冷了。盛夏的余韵已经荡然无存。路上不时地飘过一缕缕桂花的香味,梓莘一边穿上外套,一边说“婷婷,快点,要迟到了。”“来,过来,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
    同梓莘拉着婷婷穿过小区,挤上了开来的一辆公交车。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三十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