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如你s 发表于 2017-7-17 04:16:33

苏珊的舞鞋



   
   
    苏珊的舞鞋
      
   
    那一双鞋,是像芭蕾舞舞鞋一样的,只是白色的底上面有很多血红色的蝴蝶……
    苏珊曾经告诉过我:“我不算年轻,不算老,刚好是可百癣夏塔热片痘痘以去死的年纪。”但是她又说:“可是我生并没如夏花般洵烂,怎敢如秋叶般静美地死去……”可是她最后还是死去了,没像秋叶般静美是如她所想的,但却像秋叶般慢慢下降,落叶归根,也便离开了那时候的喧闹……
    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会很难生活下去,单纯搞艺术的还有单纯写文字的。这两种人会惺惺相惜,像我和苏珊一样。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在巷子里独自跳舞,没有人欣赏,仿佛她是跳给天上的云看的。我慢慢地从她身边走过,我希望不至于打扰到她。可她还是停了下来了,用她那双大眼睛盯着我,肆无忌惮的眼神,像寒冬里的风,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吹进你的衣服里。我觉得有点冷,便急急地跑回了自己的住处……
    漫漫长夜,我总是会在睡下后不久就醒过来,爬起来坐在床边,打开灯开始我的工作,这只是一种职业习惯,跟生物钟差不多。晚上那一种寂静,是灵感开始迸发的前提,什么都会跳了出来,然后都出现在我的笔下,一个个方块字都将是我的灵魂。
    当我再一次爬起来工作的时候,一切还是像以前般寂静,但是我的笔却动不了,完全没有了灵感,这比我的灵魂丢失了还可怕,我怎么用我的脑袋撞墙都没用,灵感就是不回来。我猜灵感是不是像个小孩,他离家出走了,但肚子饿了就会回来了。我放下笔,跺步。从床边走到了窗边的时候,我听到了很小声的音乐,还有一种衣服的摩擦声音。我打开了窗,音乐声从对面房间里传了出来。
    那是一个女人在跳舞,洁白的衣服,秀丽的黑发披散在后背,像一阵风,不断地转圈,白色的外面是黑色,黑色的外面是房间淡淡的黄色灯光。像行云流水般,又如秋日的浓雾,太阳出来了,雾便慢慢的散开。跳舞的人慢慢地停了下来,我才发现,是晚上看到的那个女人。她也走到了窗边,双手托着窗台,又用她那种特有的眼神看着我,“我有一双天神给的舞鞋,所以我能跳出很好看的舞蹈你信不?”她根本不像个女人,应该说像一个女孩。我听了之后只是笑着点点头,然后说:“我有一支笔,就是当年给马良仙笔的那个仙人给我的。所以我能写出很多很多好文章,你信不?”她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我们聊了很久,她告诉我她叫苏珊,她说她一直停留在28岁。她还是一直坚持说她有一双舞鞋是天神给的。当我打算关灯睡觉时,她又说了一次。我也只好笑着点了点头。
    以后的几天晚上,我什么都写不出,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我习惯性地打开了窗户,然后欣赏着苏珊的舞蹈。她跳起舞来,像一阵风,却又治白癜风那家医院最好像一条白色的蛇,随意地飘着,随意地扭转着她的身体,仿佛是深夜里的幽灵,带着淡淡的月光,在森林里起舞,无声的舞步,轻灵的身躯。她跳得那么安静,让人觉得很安详……比起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我总会发觉,这并不像在尘世。她跳完之后,我曾经这么跟她说。她笑了,笑得很苦涩,“就是因为这样,再美的舞蹈也无法被现在这个世界的人接受,他们可以在酒吧里喧闹,不断地摇着头,就想要把头摇断一样,但就是没人会欣赏我的舞蹈……”我觉得她跟我又差不多,很多人宁愿上网看那些带着的庸俗网络小说也没人想要看看我的文字……
    一个没有任何特别的晚上,她跳完了舞,还是站在窗边,她说:“我没法生如夏花般洵烂怎么办?”我只能告诉她:“那就等你死去的那一刻,像秋叶般静美就行……”“是吗?我能做到吗?可是我没能如夏花般洵烂,我死去怎么敢如秋叶般?”
    然后我看到了一袭白衣,开始飘落,就在我的眼前,犹如被寒霜染白了的秋叶般……
    我不知道我是昏过去还是在做梦,等我醒过来时已是早上5点多了,我跑下楼,什么都没发现,没有血迹,没有围观的人,没有警车。我想我是作了一场噩梦吧!当我将要离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双舞鞋,带着点点血迹,像血色的蝴蝶般染在了白色的舞鞋上。是苏珊的,我可以肯定。
    我跑到她的房间门口,不断地敲门。敲了一阵,隔壁有人探出了头,“敲什么敲阿!那里都十年没人住了!”“十年?最近不是有一个叫苏珊的住在这里?”我宁愿我还在做梦。“苏珊?我当年还小的时候她就跳舞跳疯了,后来直接跳楼了!你不会是大白天撞鬼了吧?”
    到底什么跟什么阿!十年前存在一个叫苏珊的人,可她早就死了。但是现在我手里却一直捧着一双她的舞鞋。到底是谁疯了?是她还是我?而我是存在这个世界的,还是她曾经再度出现在这个世界?
    或者,她并没有疯,我北京中科曝光也没有,我也一直在这个世界,而她也没有再出现。既然她那双鞋是天神给的,那天神就当然要她飞走啦!留下的,或许就是留给我的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苏珊的舞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