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缝太宽i 发表于 2017-7-17 02:37:51

龙哥其人



   
   
    龙哥其人
      
   
    龙哥其人
    龙哥是我一哥们儿,从小一起玩大的,又是多年的同学,关系铁得不得了。精瘦精瘦的,架一幅金丝眼镜,有点像那个特出名的相声演员大兵。
    “嗨,”他经常拍着我的肩膀这样叫我,“哥们,我又有了一个新想法,想和你交换一下意见。”
    龙哥总是有许多匪夷所思的想法。比如上次阿伟请客,在酒店遇到他,他把我拉到旁边的坐席上,和我谈一个伟大的设想。他说:
    “你有没有发现现在的人活得特累?小的时候读书累,参加工作后工作累,要结婚要买房子,又要生儿子,儿子读书比自己读书还累,重点了,大学了,花钱像流水,毕业了又是找工作,病了不敢去医院,无底洞啊,任你填也填不满。”
    他列举了一大堆现代人生存面临的重重困难,完了极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所以,我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
    “什么?”
    “成立一个公司,解忧公司。”
    “解忧公司?”我摸不着头脑。
    “解忧公司啊!”他双眼放着异样的光,“专门为活得累的人解除烦恼,解除忧愁。名字我都想好了,杜康解忧公司,就用曹的两句诗: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绝好的广告。杜康解忧公司,为你解去生活的忧伤。怎么样?有创意吧?”
    我的这位哥们的创意,我是早已知悉的,而且每一个创意他都会有一个完善的计划。比如高中时,他曾经和我说:
    “知道吗?学数理化没多大的作用,像我们这种生活环境,中西部,落后,作科学家、工程师那是渺茫的。所以我倒有一个伟大的计划:学文,用毕生的精力研究文艺,将来作文学家。”
    我为他的宏伟壮志而感动。他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也亲眼目睹了他为文艺作着怎样的努力。无论上什么课他都捧着一部大块头的小说在啃。老师没收后,他会声泪俱下地谈自己的宏伟计划,引起老师的同情甚至是嘉奖,毕竟现在能有这样志向的学生已为数不多了。他也曾经把他写的武侠小说或言情小说拿给我看,脸上是谦逊的神色。
    “我计划呢,写一部长篇武侠小说,可总是写不好,你看这个开头,也还行吧?”
    我有些惶恐,我的语文向来不好,只是艳羡地频频点头,说些佩服的话,这就又激起他的想象力来:
    “我是想,小说写得好了,总会有读者,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就可以去编电影、电视,总是一个赚大钱的门路,比死读数理化要强得多了。”
    这让我很自卑,因为我向来就是死读数理化的,语文只是勉强及格。而且让我觉得他真是一个“伟大”的人物。老师说伟大人物总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确立了远大的理想,我是肯定做不了伟大了。
    但他很快就改为写诗,“写诗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想象力,才学,小说是不入大雅的东西。”他拿了一本书给我看,上面郝然有小说的坏话,不入九流的,更别说三教了,他说。
    我又常见他写诗,摇头晃脑地在女生面前大声地朗读。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写的一首诗,是吟咏爱情的:
      
    从泠泠作响的幽泉怪石中
    走出一位冷艳的少女
    如瀑布一般深不可测的眼神
    时刻勾我的魂灵
      
    丁香花开的时节
    我沐浴过花的清纯
    向她投递我爱的神矢
    却如一只飞过水面的片石
    激起一圈圈涟漪后
    失了踪影
      
    我首诗让我们对他的尊敬油然而成为崇拜,他却并不因此沾沾自喜,他笑着说,成功?我才刚上路呢!这样富有诗意的回答让我多年后看某个广告突然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
    后来我们又考入同一所大学,不同的是他学文,我学理。不久他就跑来找我,向我发了一大堆牢骚,说现在他对文艺有些深恶痛绝了,决定改而攻其它。
    这让我颇有些吃惊。因为即使在大学,他的文学造诣也还是好评如潮,有一位教授就曾说他是未来的徐志摩。他是没理由放弃的。但他说,知道鲁迅当年为什么弃医从文吗?因为受不了成群结队的中国留学生白癜风的专家/bdfyy/bdfrczy/150724/4662957.html]白癜风的症状有哪些赏樱花学跳舞,受不了麻木的中国人。国粹,国粹正在流失,我要以一己之身担当起拯救国粹的大任。他义愤填膺。
    说着又跑去了。再来的时候,他已拜学院的一位书法大师改攻书法了。据说进步神速,一年之内就通了篆、隶、楷、行、草诸般文体,还作为学院唯一的参赛选手参加了某个北方城市举办的“炎帝杯”书法大赛。至于是否获奖,就不甚了解。到我们毕业时,也没听说。
    他和我说过要办“解忧公司”之后半年里,我没再见到他的身影。他向来忙碌,我也不停地为生计奔波着。想来他的公司也该“上市”了吧!但每日穿行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每日也听见几处鞭炮的声响,大都是某某公司开业的庆典。我也跑过去看,但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这也不足怪,城市太大了,也许在某条我不曾光顾的街道,有他的辉煌的公司的牌匾呢!因为那天他是那样详尽地向我说着他的设想:
    租一处写字楼,成立公司,公司装潢要考究,聘用心理学的硕士或博士亲自“坐诊”,开业时,邀请各界名流,电视台……
    他一本正经地向我描绘着事业的前途。这时候他早已放弃了文学和书法,而专在商场里打拼了。我被他宏伟的目标打动,毛遂自荐地说,到发财的那一天,别忘了穷哥们儿,到你的公司打打杂也是好的。
    他哈哈大笑,精瘦的脸上不见一丝肌肉,他确实辛苦的。他拍拍我的肩膀:没事,只要你舍得你的工作,经理的位子给你留着。
    我有些受宠若惊,也一心企盼他的公司早日开业。
    年前,我又遇见了他,他还是那个样子,眼镜后面被遮罩得失了光彩的眼睛看见我又熠熠地放出光芒。他拉了我的手,说:走,到那边茶楼里坐坐。
    我说:许多时候不见,你还好吧!
    “好。”他北京白癜风哪里治疗最好要了一壶碧螺春,给我斟了。我问起“杜康解忧公司”的事,他楞了半天,似乎在从记忆中搜寻这个让他生疏的名字。我提醒说:你忘了?上次阿伟请客,你和我谈的那个计划?
    他恍然大悟地拍拍脑袋,说,你看我这记性,忘了。你别说,这经常喝酒,就是伤身子,伤脑,我现在的记忆力是大不如以前了,还好,有想象力在。
    我打断他的话:你的解忧公司……
    他摆摆手说,流产了。遇到点困难,我的朋友也劝我,后来就放弃了。
    他喝了一口茶,突然说:不过我最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满脸红光,神采奕奕。
    我要成立一个旅游公司。这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啊。先注册,成立公司,顾客先交钱后组团,不用有太大的投资。先从小的、近的旅游地点开始……
    龙哥侃侃而谈。我几次想打断他,我爱人的妹妹在一家旅游公司上班,其中的内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并不如他想的那样简单。但我并没有去打断他,任他说得天花乱坠。因为我知道,说不定明天,他又会把这个计划抛在脑后,而另有什么新的想法横空出世……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龙哥其人